隔離人森

先說,因為某些原因(還會有什麼原因!!不就是工作!)我們搬回台灣惹,當你看到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們也已經解隔離了(哎啊因為解隔離前最後一次快篩結果是陰性的,都沒問題惹當然可以解隔離),剩七天健康自主管理之後我就可以重回台灣社會惹~~

去年底開始計劃搬離丹麥時其實非常混亂,一方面是因為疫情已經讓搬回台灣這件事有非常多的考驗,另外莫名其妙開打的戰爭造成萬事皆漲,我真的是氣到要把家裡沙發丟到普丁頭上洩憤,加上我又跟一個不識中文的德國人搬回台灣,三不五時就要精準校正確認翻譯讓我壓力很大,更讓我火大的是還要回答大家的疑問『喔你是怎麼說服妳先生的呢?』

逼逼逼逼我到現在都沒有想要搬回台灣啊啊!!回想我的丹麥生活爽的很,每天過著去上語言課+做衣服學打版的行程,加上我在當地累積了一定的朋友數量(不知為何丹麥是我遇過“聽到我是台灣人就立馬想來認識我”比例最高的地方),我都可以開始用丹麥文在路上走跳了。我沒有想放棄這一切,我預計是在丹麥待個三五年後有機會再回台灣,只是因為先生找到逼逼逼夢想中的工作然後逼逼逼那個工作剛好又是all or nothing,種種原因之下搬回來。

更何況丹麥都已經拋棄疫情規範過正常生活了,我自從確診之後非常放飛自我,口罩都不知道丟到哪去惹,這個情形下搬回目前疫情正在爆發的台灣更增加無形的生活成本,坦白說要不是該工作現在如果說不以後一定沒機會,我會真心勸溫盎五年後再搬回來。但木已成舟也沒什麼好說的,我本來就是台灣小孩,台灣本來就是我熟悉的地方,回來之後也不會不順到哪,更何況這是林杯的地盤!!(只是現在台灣變得好高科技我前兩天試用食物熊貓覺得好方便但也好貴啊啊)

搬回台灣前我還是有個但書,我跟溫盎說因為近兩年搬家兩次而且一次比一次遠(德國 — 丹麥—台灣) ,所以我近期不想再搬家不想再換國家住,如果兩年後你拿到什麼厲害德國大學的終身職請你自己一個人去赴任吧,我會祝你一生平安(??)

好惹抱怨了這麼多接下來要進入正題,因為重回台灣還是需要一直不停篩檢+隔離,加上跟德國人住久了,我現在所有事情都是用worst scenario 的情形下打算,例如一開始居家檢疫條件還沒有放寬時,我就打算隔離旅館定好訂滿14晚兩間房間、並且看大台北房間內有陽台跟洗衣機的房間(我住宿的需求)。14+1天這樣算下來成本非常驚人(而且把時間也一起攤下來算後,會知道每個海外回來的人耗的時間金錢有多傷),不過幸好現在居家檢疫變成10+1天(+1是因為落地那天不算),加上夫妻同住(坦白說我覺得這點很不好,容後會說明)可以省錢,四拼七湊下來我覺得成本還可以接受。

因為歐洲沒有『隔離旅館』這個概念,所以每次溫盎跟同事還是親友視訊時就要解釋一次+照一下房間給大家看。我住的隔離旅館是位於劍潭站的天雲旅棧台北基河館,他們的特色就是交通非常方便,加上部分房間有提供洗衣機+陽台,甚至有兩間樓中樓的房間可以考慮。可惜我訂的時候太慢,樓中樓已經被訂走了,但我後來住的倆倆房我覺得也不錯。

就是這兩天的早餐逼到我跟飯店抱怨(普通人早上會吃這些嗎我就問)

伙食的部分總體來說可以,早餐跟午餐應該是同一間廠商處理的,早餐對我這個剛從歐洲回來的人來說非常恐怖,德國假香腸浮在番茄肉醬已經讓我很驚嚇,隔天早餐居然是炸雞塊浮在青醬上!!後來經我聰明朋友的分析(他最近拿到博士學位了恭喜台積小王子~),他認為如果是一般長居台灣的台灣人吃到這種早餐應該會暗爽覺得廠商有在認真,但畢竟我們這些從國外回來的死小孩想吃的就是蛋餅蘿蔔糕飯糰豆漿這類的食物,他去年回台灣時就是每天去美而美報到,吃一堆拉肚子奶茶+粘膩黑胡椒鐵板麵+薯餅這樣吃(澱粉含量好高)。後來飯店是有把我的抱怨聽進去,於是我得到了比較多清爽的早餐,清爽到有時候吃不飽…但算了跟青醬炸雞塊比吃不飽還比較好解決(飯店準備的零食飲料多到嚇死人)。

午餐就是中規中矩的便當沒什麼好說的(所以最可以放棄),晚餐則是每天叫外面不同店家所以非常精彩,某天我吃到台北有名的雙月煲湯時我真的是感動到要哭出乃~解隔離前兩天莫名的還送了紅豆餅當下午茶非常貼心,總之我在隔離期間沒有餓過的時候,除了某天中餐訂了外送熊貓結果他們大遲到害我很幹之外,我都覺得我一被放出來會被送往屠宰場惹(??)

嚴格來說這間房間最大的缺點應該就是沒有隱私……

再來就是房間,因為種種原因後來我住到了一間有陽台加洗衣機的一樓倆倆房,房間就在大街旁邊所以非常有趣(荒唐到我朋友來都說這樣是有在隔離嗎XDD),我覺得房間不大但待久了其實會習慣那個空間(又,我同時深深感到台北居大不易,空間這麼小卻有這麼多人)

該隔離旅館的房間總共有四個等級:雲閣房、天雲房、倆倆房與旅人房,通常有陽台+洗衣機的房間是前兩種。我認為他們的房間比較適合一個人隔離,因為房內空間對兩個人來說沒有那麼寬裕,而且辦公桌椅只有一個,等於一個人在用桌椅時(通常就是我老公),另一個人就是被迫要在床上或是其他地方辦公(像我就是躺了好幾天的床躺到腰椎很痛要貼撒隆巴斯),坦白說如果兩個人都需要辦公,有預算的話我會覺得分開隔離(或是找更大的房間)會更好(但有可能說到底就是我不想看到我老公)。

後來溫盎未來公司的秘書問我隔離期間我們在幹嘛,我只是回答『研究人員在房間裡還是在研究』。沒錯,像溫盎這種不管有沒有被隔離,只要有網路待在房間裡都很素喜的人(還有人定時送飯!也不用被叫起來打掃),隔離到端午節我覺得他都很不在意(而且前兩天還在嚷嚷“快被放出去了怎麼辦外面的世界好危險”…幹你被關一輩子好了)

接下來我想談談台灣的對境外的防疫,因為在國外待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我在國外多年的感想就是『台灣玩的東西都跟別人不一樣』,這也沒什麼不好,畢竟我們就是因為這個『不一樣』才特殊,而且台灣對疫情管控本來就偏保守,這個心態沒有不好,畢竟你看歐洲已經開放成這樣了但病毒起源國到現在還在封城清零,我真的很難不覺得這病毒到底有什麼鬼。直到我四月中從桃園機場落地到出關那段路真心嚇死,因為就我待過的德國跟丹麥,就算在疫情最嚴重的時候也沒有這樣的服務(對,我覺得這是服務)

台灣你好~ 好久不見(淚)

首先是落地採檢,下機後檢疫人員已經將機上乘客列單編號,乘客領取採檢組合排隊採檢就好(我那梯是戳鼻子,我是覺得還好,但我那班飛機上的小小孩採檢時大哭還是覺得好心疼,坐飛機已經很痛苦了,還要被戳鼻子好可憐),因為我那班飛機超級空,全機只有35人,所以採檢完約莫一個小時就知道結果,當時我本人非常緊張,畢竟我帶著一個只會用中文點飲料的外國人!!我還問檢疫人員萬一溫盎陽但我陰的話我可以一起跟去嗎?檢疫人員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呃可是他成年了…』(意思就是只有小孩才可以讓成人一起跟),我甚至還跟溫盎說如果我是陽性你是陰性的話你就放心大膽的去隔離旅館吧,我無所謂der~但如果情況反之請你自己多擔待啊(什麼),但檢疫人員還安慰我說『欸搞不好兩個人都是陰性…不用擔心』(台灣人有多溫柔!)

總之全班機疑似只有一位確診(我是後來看指揮中心發的新聞稿才知道,當時以為全機陰性),檢疫人員通知完後乘客們就被放出來。因為我已經沒有台灣手機號碼,所以我們在機場買了通話sim卡(此部份排隊等最久,但最久也只是兩三分鐘而已),櫃檯人員還直接幫忙裝好,然後就有人來幫你一起處理入境檢疫申報憑證。接著經過非洲豬瘟檢疫櫃檯,因為我蕭貪還拿了機上奶油下飛機,還一時緊張地問檢疫人員奶油要丟掉嗎??但檢疫人員(可能很傻眼)的告知我肉類才要丟掉、接著領取快篩組(我這一梯要做五次快篩,但我朋友隔一週後回來只需要做一次而已)、護照檢查、領取行李、海關報到(欸搬回來有後送行李所以一定要找海關報到嘿),到最後在計程車站被噴灑酒精雨後登上計程車,前後時間花不到半小時,這效率之高真的是讓我覺得這兩年台灣疫情(可能還有刁民)被訓練得非常之精實,真心讚死。

因為歐洲國家多是海陸空都通的國家,交通便利的缺點就是病毒擴散方便,完全成為病毒擴散的溫床,我可以明白台灣針對疫情的邊境管理偏保守的原因,畢竟對島國來說只要守好邊境就可以不用擔心國內病毒肆虐。我認為居家檢疫或是落地採檢還是會存在,只是可能還會針對疫情嚴重更縮短(雖然我房間有陽台但被關了一個禮拜之後我還是想出去)。

當然啦,這個時間點正是台灣疫情政策轉向共存的關鍵時刻,坦白說我覺得撐了兩年疫情才破千已經很厲害了,某天看到台灣確診人數破六千,我想說這不是我兩年前就已經看到的數字嗎?基本上如果你有打疫苗、加上自我保護(戴口罩、勤洗手、縮減足跡),確診的機率不大,且疫情已經開始輕症化,確診後若是輕症(這個輕症的意思就是你不會死)在家好好休養個兩三天對年輕人來說是沒有什麼問題的,保護好自己就是保護好社會大眾,這需要整個社會跟病毒一起長期抗戰,一起努力。

--

--

你好我是王爽👋

Instagram: angelmonikacrafts/ Twitter: @suess_und_sauer/ Clubhouse: suessandsau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