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 那個我也確診了(!)

Pic Source from Here

如題,我最近莫名其妙的成為丹麥確診數字的一員,外國人如我能夠貢獻的可能只有這種統計數字了(??)

個人防疫狀況:今年一月時已經打過第三劑(BTW 我三劑都是莫德納),每次出門採買都會使用手部清潔,朋友見面前都會彼此快篩…但即使這樣我還是確診了呢

身處國家防疫狀況:丹麥在今年冬天時已經解除所有針對COVID的規定,進入室內不用戴口罩也沒有硬性規定要保持距離(但北歐人也不會想靠你太近就是了),之前推行的 Corona Pass 也不需要惹(文章後面會提到如果確診了該做些什麼)

確診的前一週我的行程非常瘋狂,除了去上語言課之外,還有三攤跟朋友的行程,最致命的是我週三去了哥本哈根(據說該地是丹麥最大毒窟….. 疫情最嚴重的地方)辦事,週六又去了我們城市的Street Food (有點類似加蓋夜市的概念,這種室內小吃在丹麥蠻熱門的),當天他們在舉辦一些親子活動所以人山人海,我一看到的時候整個嚇死,因為根據我這幾年生病的經驗,小孩通常都很毒(!)只要你不要太靠近小孩已經健康一半~

後來我朋友聽完我那週的活動時,他直接說『喔這聽起來像是會確診的行程』。說的也是,我週六的時候喉嚨已經覺得有點不舒服,週日已經是生病狀態。基本上現在在歐洲,只要你一有感冒症狀,第一個反應就是『我該手刀去預約PCR檢測』,我週一的時候就直接去驗,隔天檢測結果出來,果然就是中鏢了。

說實在現在得COVID真的很平常,我在丹麥或德國的朋友幾乎都確診過,丹麥六百萬人口,確診人次數卻快三百萬…真的就是那句『如果你沒有朋友確診,就是因為你沒朋友』。每個人確診的病狀不太一樣,好了之後的後遺症也是。我從2020年開始收集朋友的病症,大部分都是類似感冒症狀,我的症狀有:喉嚨痛、呼吸不順、咳嗽、鼻涕鼻水等,有病徵的前兩天(週六與週日)非常痛苦,週日晚上咳到睡不著時就隱隱覺得我有可能確診,我隔天週一去做PCR時喉嚨痛到最高點,幫我做throat swab的檢測人員根本就是往我喉嚨深處挖病毒,超級逼逼逼的痛,做完時他還微笑祝我Have a nice day,我還心想NO! I won’t have a day la!! 檢測就是如此痛苦。但確診第三天後就比較好了,我可以開始做一些簡單的家事跟工作,而且那週不知道在瘋什麼,我除了有稿件翻譯要趕之外,我還要準備丹麥文的升級考試,真心被逼瘋。

喔另外因為我有個同居人(?),我們週一去檢測時我確診但溫盎是陰性,但我們那時就開始呈現分開吃分房睡、若在同一空間時會戴口罩的行程。因為他是陰性,所以他還可以外出採買,甚至去找鄰居聊天(?),但他還是被傳染了。而且溫盎一覺得不對就馬上去檢測,一驗果然就中(?),病徵跟我差不多但因為他又更體虛所以多躺了一兩天(或是只能躺在沙發上看書,連手機都不想看),就這樣換我這個病人照顧另一個病人這樣。

這邊談一下如果人在丹麥確診後該怎麼辦?(2022.03月適用)首先因為所有針對的疫情限制都取消了。我去檢測後就待在家中沒有外出,隔天結果出來確定確診,就是待在家隔離至少四天(就是叫你至少待五天在家),然後通知最近跟你有接觸的人,比如說我通知了丹麥課上的同學、見過面的朋友(其中一場人超多的我真的是對不起主人)等等,請他們也去做快篩或是PCR,確定自己有沒有確診。但這些人還是可以正常生活正常出門,不用因為我的原因而需要居家隔離。另外如果確診者有同居人、室友或是(不住在一起的)伴侶,那些人最好事去做PCR、減少非必要的出門會比較保險。

接下來就是隔離完畢出關問題,在丹麥被關四天之後、不需要再檢測也可以出來了,理由是關了四天病毒的活動力會減弱,就算五天後驗出陽性也不具傳染力,也沒有必要真的要測到陰性才能被放出來。我知道在德國的政策是確診者關七天,第七天快篩陰性就可以被放出來(陽性就再被關三天的樣子)。不過因為確診後很多人檢測時都會轉陰轉陽等等非常麻煩,所以我也有點擔心萬一我四月要搭機該怎麼辦?不過現在看起來是還好,因為我離搭機時間差了一個多月(如果是一個禮拜就有點危險),而且我確診後至少有兩個朋友恭喜我得到最強抗體(打了三劑+確診)。溫盎之前本來很緊張,因為他在家上班而且很少出門,加上只要有他在場的朋友聚會,我就要叫大家去做快篩,但確診後根本也開始放飛自我(?)。現在我們兩個身體狀態還好,也沒有什麼後遺症,是說我聽了很多朋友確診恢復後有味覺變異或是嗅覺消失、呼吸困難或是睡眠開始出現障礙等等症狀,更讓我確認COVID的不確定性就是long COVID symptoms,很多消息可能會跟你說『喔確診沒什麼大不了大家都確診過』,但沒講出來的是『你也不知道確診後會得到什麼症候群』,而且COVID起源國中國(終於有一項是正港『源自中國』的東西…)到目前還是採取清零的嚴格政策,讓我懷疑這病毒到底有什麼鬼,其他國家都在跟病毒共處了但中國還不願意。

再望向台灣,雖然現在有許多聲音要『跟病毒共處』,但根據我這次的確診經驗下來,我真的不覺得台灣人敢,欸要知道歐洲人跟病毒共處的前提是2020年時已經死了一票體抗力很低的人,剩下來的都是有能力從病毒刺激後活下來的人,而且加上因為太多確診太亂,根本沒有辦法像台灣一樣精確的掌握確診傳播鏈動態(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我怎麼確診、何時確診的?我唯一確定的事應該是我傳染給溫盎)。

基本上台灣這兩年的防疫政策跟態度跟歐洲有著天壤之別,要我說的話,台灣守成這樣,除了先天上不信任中國外(這真的先贏一半沒什麼好講的),還有就是拿醫護的命換來(我現在看到台灣的確診數字都覺得到底還有什麼好不滿的),要跟病毒共處,首先就是不需要CDC每天都在開記者會被記者的那些怪問題糟蹋;第二就是疫苗普及率高到確診者的症狀輕微在家隔離就好,根本不需要送到隔離檢疫所或是醫院;第三實聯制可以考慮廢掉,欸這點我認真的,實聯制就是在追蹤足跡,要跟病毒共處了還需要擔心它去哪裡嗎?病毒就是會在everywhere啊!!!都已經兩年了,我覺得台灣人面對疫情的態度就是巨嬰,而且吵著要開放的台灣人,很多人的心態應該都是『我可以出國回來不要隔離但其他旅外國人最好不要回來』,這種只想全拿不想付出的心態我也只能祝你人生健康平安而已,免得哪天確診又會怪到我們這些滯外台胞身上。

最後講一下我為何覺得丹麥人幾乎都會確診感到沒有那麼大的問題,主要是因為溫盎在確診前一天有去找過鄰居。再確定自己陽性後他馬上通知鄰居,結果鄰居很爽朗地(?)說『喔我前幾週也確診啦我覺得我應該沒事嘿嘿』……我在丹麥身邊到底有多少沒有確診過的人!!

--

--

你好我是王爽👋

Instagram: angelmonikacrafts/ Twitter: @suess_und_sauer/ Clubhouse: suessandsauer/